任家远一开始还以为韩越不懂医术在胡说,冲到楼上后才发现韩越说的字字是实情。

    他那一脚确实把楚慈踹得胃出血了。

    跟韩家关系比较好的裴志也一道来了,进门就看见楚慈侧躺在床上,已经咳出了一口血,鲜红的洒在床单上。韩越紧紧抱着楚慈坐在床边,脸色少见的惊慌。

    任家远一看脑袋就大了,这情况一看就是胃部遭受暴力击打造成胃底静脉血管曲张破裂出血,这工程师到底做了什么让韩越下这么狠的手啊?

    裴志也慌了,连声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好好的干嘛动手?”

    “他打我一巴掌,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顺脚就……”韩越说话已经不止是在抖了,简直连牙关都咯吱乱碰起来:“我真没那意思,真是喝高了一时冲动才……”

    裴志急了:“他打你你就让他打啊!你能有多疼!看看现在可怎么办?老任你打电话叫救护车了吗?”

    裴志走的是经商那条路,多年来商海沉浮的经历使然,他遇事一般比这些军委大院里出来的*要更镇定些,也讲究手腕和机巧。他现在这样焦急的样子让任家远稍微有点不习惯,愣了下才说:“哦,已经叫了……我操,你们能不能别质疑我这么大个成年人的智商啊。”

    事实证明任家远身为堂堂一个外科主任——虽然有他爸的身份因素在内——至少智商上是没问题的。五分钟后救护车呼啸而至,把满酒店的人都吓了一跳。

    楚慈这时候已经几乎人事不省了,韩越又急又懊悔,把人一抱就往楼下冲,裴志和任家远急急忙忙跟在后边。路上遇见赵廷,赵廷一看半个小时前还神清气爽好端端的大活人被韩越弄成这样,一下子脸色就白了。

    韩越真是把赵廷都恨出血来了,看到就当没看到一样冲过去了。倒是裴志脚步顿了一下,黑着个脸问:“老赵你给我说实话,你跟楚工真没什么吧?”

    赵廷直接就要哭了:“你觉得我敢吗?!”

    “……”裴志摇头叹了口气:“我看你也不敢。”

    把楚慈送到医院去的过程就像打仗一样,三更半夜搞得半个医院鸡飞狗跳,任家远深深觉得自己折了三年寿。

    虽然楚慈在圈子里十分低调,没几个人知道他是谁,但是有韩越在边上坐镇,医院里没人敢怠慢他。他们一行这边刚到医院那边就开始做胃镜,很快结果出来了,楚慈本来就有胃溃疡,因为情绪激动、暴躁愤怒造成了血脉贲张,血管急速充血;这时韩越又踢了一脚过去,造成他本来就很脆弱了的血管立刻破裂,鲜血立刻经过食道急喷而出。

    因为胃部残存了积血,所以要紧急往里放置胃管和灌注药物,这三更半夜的好几个专家赶到医院来坐镇,检查结果一出来就立刻把楚慈往手术室里推。

    韩越坐在手术室外,脊背挺得笔直,却有点僵硬得要断掉的感觉。

    任家远在走廊上来回转了几步,停下来叹了口气,问:“你家相好的现在还在吃盐酸帕罗西汀吗?”

    韩越僵着脖子点了点头。

    “你……你也别太那什么了,不是说了吗?他本来就有胃溃疡,情绪激动了就有可能胃出血的,你那一脚只是辅助作用。”任家远看韩越那模样,稍微有点担心,又有点害怕:“长期情绪低落和抑郁症是有可能引起胃溃疡的,抗抑郁药物对肠胃也不好。习惯性服用抗抑郁药物的人是个有九个肠胃不佳,所以也不完全是你的原因。”

    韩越默默地坐在那里,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半晌才低声说:“我本来……本来是不想打他的……我就是情绪一上来,控制不住自己……”

    任家远心说你那脾气是从吃奶时养成的,要改谈何容易。

    “我本来今天打算送他一套房子。”韩越顿了顿,又缓缓地道:“我就想跟他这样一个人,好好把日子过下去,每天都亲亲热热的,有滋有味的活到老……”

    任家远斟酌了一下,从这番话中找了一个不大容易引火烧身的角度,然后问:“他现在还是不用你的钱吗?”

    韩越摇摇头:“从来不用。”

    “他薪水多少?平时消费水平怎么样?钱都花在哪方面?”

    “你查账的啊?”韩越冲了他一句,想了想又说:“他工作时间不长,应该有几千吧,还有福利什么的……那套公寓租金就得四千三,每月买书买软件又要个上千。平时就吃的喝的特别费,他喜欢吃好东西,不喜欢的一般不碰。还有他对家庭布置很讲究,每天还弄一束新鲜花儿回来插房间里,家具地毯都要最舒服的那种。操,真说起来他过得可比我精细多了。”

    “这不是挺讲究生活质量的吗?怎么得抑郁症了?”任家远觉得奇怪,他以为楚慈是个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清高知识分子,没想到人家生活上竟然挺小资!

    “对,还有那衣服!”韩越一拍手,说:“他那衬衣一色名牌儿的,笔挺笔挺的,定期还送去熨……靠,穿上去可显身段了。”

    “照你这么说,你相好的是个不存钱的人啊。”

    韩越点点头:“他从来不存钱。”

    “这可就不对了,不符合常理啊。”任家远摸着下巴说:“你看,一个外地人单身无靠的在北京,房子是租的,工作时间也不长,竟然一点钱也不知道存,这跟我认识那几个北漂的哥们儿可大不一样了。按楚工那收入来看怎么着也能攒个首付供房子啊,他却租了个像模像样的三居室,而且地段还不错……他那样子,要么是根本不打算在北京长住,要么就是身后有退路。”

    韩越嗤之以鼻:“有个屁退路,他出生的时候他妈就难产过世了,上高中的时候他爸又过世了。这两年就没看他家有什么亲戚,要有也是外八路的,跟他根本没来往。”

    任家远坐下来,皱着眉头沉吟半晌,问:“他对未来的工作前景有什么规划吗?”

    “规划?”韩越愣了一下,“不清楚,不过前两个月他有个学术项目,本来有机会升副科级的,被他放弃了,说没意思。”

    任家远一下子惊住了,久久没有言语。

    等待和担忧让韩越焦躁起来,任家远这样子又让他更加心烦:“你在那想什么呢?白问大半天,得出结论来没有?”

    “……我说韩二少,你,你不觉得……”任家远斟酌了一下词句,十分小心的问:“你不觉得你那相好的他……他根本没计划过未来吗?”

    “——啊?未来?”

    “正常人都是要计划未来的,比方说司令夫人想给你家老大找个有实权的位置,我计划下半年给科里进一套进口仪器,而你计划明年升副厅级。这种计划表明人有往前奔的劲头,有活下去的*,只要是正常人都有对于未来的规划。但是你看你相好的,他没有亲戚,没有朋友,一个人过着,不存钱不买房,手里一分余钱都不留,该吃的都吃了该享受的都享受了,甚至连升职这样的好事都不愿意去干……”任家远顿了顿,下结论:“——他可能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还有未来。”

    韩越心中的隐患一下子被刺中了,差点把他刺得跳起来:“你该不会又想告诉我抑郁症严重了有自杀倾向吧?我,我当初虽然不厚道一点,但是也没天天对他非打即骂的啊,我还是有好时候的呀……虽、虽然我脾气确实差一点,但是我也能改的,我心里还是挺疼他的啊……”

    韩越有点混乱了,心里焦躁得如同有猫在抓。自从跟他发现楚慈在吃抗抑郁药之后他就仔细观察过,发现楚慈确实个性很消极,除了吃喝上精细一点,平时没什么兴趣爱好。大多数时候他闲着没事就静坐着,望着窗外的天空不说话,有时一坐能坐一下午。

    他也没有朋友,在单位里工作快两年了,没认识什么熟悉的同事。人家呼朋引伴出去玩想不起来叫他,他平时干什么也独来独往,从没邀请过别人。

    要说个性孤僻吧,他又不是那样的人。楚慈个性是十分好的,待人接物都温和有礼,平时工作不争不抢,就是最挑剔的同事也找不出他什么茬来。

    他只是跟人保持着距离,在距离以外彬彬有礼,温和却疏离。

    这样的人要是心里存着自杀倾向,那可一点也不奇怪。

    韩越越想越胆战心惊,恨不得这就冲到手术室里去把楚慈摇醒了,剖心掏肺的问他到底是不是打算自杀,求他别有什么冲动的念头,俩人好好把日子过下去。

    韩越从小到大没有特别喜欢过什么,他跟家庭的感情一般,跟兄弟们的感情倒是很深厚,平时在部队里跟上下级的关系也很融洽,但那都是些粗糙耐摔打、一块儿嘻嘻哈哈的朋友。他从来没有像喜欢楚慈这样喜欢过什么人,有时恨不得把他当个宝贝一样捧在掌心上,有时又恨不得弄个铁链子把他锁在自己身边,不准他看别人,不准他跟别人说话,让他眼里只有一个自己。

    他有时只恨找不到由头来对楚慈好,但是又觉得哪怕对他好了,他也不在乎。只有对他不好、找碴对他发火的时候,他才会多看自己两眼,哪怕那两眼是轻蔑的,厌恶的,甚至是憎恨的。

    这时隔离门开了,一个专家走出来对任家远笑着打了声招呼,又转向韩越说:“韩二少,人已经醒啦!您进去看看?”

    韩越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的,根本不用人家说第二遍,只心急火燎的对医生点了点头,就拔腿冲了进去。

    任家远在身后翻了个十分克制的白眼,耸了耸肩。

    楚慈躺在推床上,脸色和身上盖的毯子一样雪白。看到韩越进来,他只微微挑了下眼皮,就缓缓的转过头去。

    韩越讪讪的停在他床边,想绕过去看看他的脸,又尴尬的停住了脚步。边上几个专家都陪着笑跟韩越打招呼,看韩越心不在焉的样子,也都识相的找个借口纷纷退下去了。

    人这边一走光,那边楚慈就闭上了眼睛,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

    韩越在他病床边上绕了两圈,想道歉又死活说不出口,僵持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楚慈微微一动,韩越吓了一跳,却只见他把头更深的埋到枕头里去,又不动了。

    韩越纠结无比的站在他病床边,看着他静默的背影发呆。也不知道多了多久,他才听到楚慈轻浅规律的呼吸声传来,那是他已经睡着了。

    韩越愣了一下,慢慢坐到床边上。

    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这声道歉,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