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父子俩谈到很晚但那天仍然执意回楚家睡到家已经深更半夜了卧室里亮着一盏橙黄色小灯楚往里侧卧着被子从肩膀上滑下来露出一段光洁后颈身体随着呼吸缓缓起伏平静而稳让一看就有股温馨感从里油然而生

    脱了外衣轻手轻脚走到床边上尽量不压动床垫躺下来

    本来没有睡前一定要冲澡习惯毕竟在部队里一帮大男混着只要身上不爬老鼠就撑得过去但楚绝对讲究床铺卫生上床前一定要冲澡把身上异味和灰尘都冲得干干净净之后才能睡否则就跟得了强迫症一样全身难受

    在原则问题上不让步生活细节上愿意迁就只要晚上回来时楚醒着一定尽量抽完烟之后刷牙洗完澡之后才上床免得楚大半夜睡不着全身发痒

    但如果回来时楚已经睡着了那么一洗澡就会把弄醒楚个一旦惊醒就很难入睡不想弄得第二天头疼所以有时脱了外套直上床正楚睡着了不知

    躺在楚身边看着耳朵后一小块柔嫩皮肤不由得有些猿意马忍不住抬手轻轻抚摸楚头发在橙黄色暖光下柔黑油亮头发映出软和微光就像微凉绸缎一样从粗糙手指上滑过挠得痒痒

    窗外映出深夜都市霓虹灯窗口半开着温和晚风拂动着布艺窗帘远处隐约传来马上车辆声音在这静谧夜晚里就仿佛潮水一般渐渐远去了

    满意足凑过去亲了亲楚头发正准备关灯睡然楚动了动低声问:?

    只要被叫一声名字就得很幸福轻声回了一句:嗯睡

    谁知还没幸福完楚下来话就足以兜头泼一盆冷水:洗澡了吗?

    不会这都几点了!乖将就一下啊

    楚揉揉眼从床上爬起来拎起枕头就头也不回往外走吓了一跳:你上哪儿去?

    睡书房

    一骨碌爬起来:不多得了啊你!行行行我去洗澡洗澡总行了操大半夜回来还不给老子上床

    一边嘀咕着一边草草去浴室冲了一把速度快得像打仗三分钟之内搞定全身上下带着水珠冲出来衣服全在浴室里脱光了只剩一条浴巾围在腰里身上肌肉精悍结实腰侧和背部有几暗暗弹痕按理说脱了衣服常有料、常赏悦目偏偏楚已经背过身去躺下了连正眼都没给

    迅速爬到床上去连带被子把楚往怀里一抱问:这下行了?

    楚紧紧闭着眼一言不发

    就你事多嘀咕了一句又笑起来低声说:对了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今天跟我爸说起你叫我把你带回家看看就这个星期天你看么样?

    楚有刹那间什么应都没有紧着猛地睁开眼

    从身后抱着当然看不见脸上什么表情只见半天不动还以为没听见又问了一句:啊么样?这个星期天跟我回趟家?我家老爷子老太太还有老大跟媳妇都在没外

    楚沉默了很到都以为睡着了时候才听低声说:好

    啊?同意啦?大喜过望同意去见我家老爷子啦?

    楚伸手啪一声关上灯明显不想再多说一个字这拒绝态度并没有影响到好情摸黑在楚脸上亲了一口愉快说:行睡!

    卧室里一片黑暗静寂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入黑夜犹如长河一般远远传来马上车辆驶过声音仿佛河岸飘渺微光一样朦胧不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知什么时候楚睁开眼盯着黑暗中某片看不见灰尘静了很很

    对楚跟回家事情感到很愉悦导致连续几天都情不错这罕见好情甚至让那帮狐朋狗友都深感诧异

    星期六那天晚上裴志打电话来叫出去打牌没想到被一口拒绝了:不行我得在家做几个菜

    裴志大吃一惊:没菜叫饭店送几个就了再不行你带着楚工出来我请!

    晚饭早吃过了这明天带我家去没办法啊明天媳妇儿上门见公婆要表现表现

    裴志还来不及思考这跟在家做饭有什么关系就先被楚上家做客事情搞懵了半晌才问:你打算么把楚工弄去你家?铐起来绑车上?

    去你娘老子土匪吗?上我家这事儿可家自愿我可没强迫

    裴志沉默半晌才咳了一声喃喃:很好很好愿意跟你回家了那你可要好好对凡事都顺着点别再张口就骂抬手就打了

    刚想驳说老子也会改好裴志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从小就会自己弄吃又天生擅长厨房里事情做起饭来可唬了那天晚上楚都上床睡了还能听见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碗筷声夹杂着各种食物香气一阵阵勾浓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看餐厅桌子上放着四个大食:一个各种菇类山珍和猪肉软骨杂炒那香菇一朵朵肥嫩透亮软骨已经渗透了汤汁一块块儿鲜脆酥软;一个红烧小山羊腿这种东西做法很复杂先炸、再煮、最后红烧最后出来肉质脆嫩浓鲜微辣一种极其难得家常美味再一个西羊肉汤熬得极浓汤汁纯白大骨头里满满都骨髓;最后一个食里一摞葱油饼采用苏式烙饼那种酥脆千层做法烙得金黄油亮一打开就一股扑鼻葱香

    一边换鞋一边说:待会儿进家门时候你拎着就当你做

    为什么?

    买东西不不好看嘛老爷子们又不缺那个每天要什么东西都直开了单子让后勤员去买手又不好看还不如自己弄几个菜带去又稀罕又贴

    楚指着那几个食脸色都僵硬了:你当你父母都傻子看不出这们亲生儿子做吗?

    们哪看得出来!我从来就没在家做过饭本来都伸手去开门了然又把门一关转身板着楚下巴亲了一口:宝贝儿我从生下来到现在也就伺候过你一个!

    楚猛把一推也不在意哈哈笑着拍了拍楚脸

    令夫一大早起来就在家里坐立不一会儿起身看看自己打扮有没有乱一会儿又去看看餐桌上摆设还什么强和媳妇都被母亲紧张情绪感染了眼观鼻鼻观坐在桌边当隐形;老令倒很放得开一到点就端端正正坐在餐桌前挺直着腰板看报纸

    还看什么看!马上就要上门了还看!令夫看看大座钟终于急了: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不行我还得给打个电话去

    你就坐下来!老令把她按回椅子上叹了口气:你着急也没用今天这场硬仗迟早会来要怪你就去怪你生好儿子黄花大闺女看不上自己搞乱七八糟事情还强迫家跟一起搞真造

    造孽啊三个字没说完一个警卫员在外间敲了敲门低声:报告首长副团来了

    令夫豁然起身还没迎上前去就只见哗啦一下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笑看上去竟然还挺高兴

    一个相貌生得相当不错气质却极稳重年轻男子跟在后边走进餐厅错开大概步远这表情淡淡眉目却相当俊秀穿着枪烟蓝衬衣、黑色西装长裤打扮得十分正经肃穆透出一股知识分子书香气儿来

    虽然没摆出个笑脸却也没有失了礼数进门先对令夫妇点了点头又放下手里一个大塑料袋

    保姆紧赶步过来令夫眼神一溜往袋子里扫了一眼只见几个满满当当食想必在家做了菜带过来

    不管岳母看女婿还婆婆见儿媳会做饭总赢得长辈欢决定性因素且不说这菜做得好不好总之只要会做就说明这孩子听话懂事会操持家务

    可怜令夫没想到楚在家基本上十指不沾阳春水要上赶着做饭她那脾气暴躁、位高权重儿子

    那介绍一下啊这楚在冶金科研所工作我们在一起有年多了这我爸这我妈指了指老令又指了指令夫对楚说:叫伯父伯母就行了

    楚伸手跟令夫妇分别握了一下沉声:令好夫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脸色时黑了一下

    楚这样一个天生性就比稳重个性极其沉静良好家教作用能从一个眼神、表情、动作和举止上透露出来楚就个一举一动风度极好举手投足都恪守礼仪典范

    老令跟一握手一说话就立刻认识到这个年轻不个攀附权贵主儿十有*好家出身孩子看礼貌而疏远表情又得今天上门来吃饭事情估计在一厢情愿这八成不想来

    老令叹了口气难得祥:快坐快坐别站着了千万别拘束

    妈刚才转到厨房里偷偷检阅食里菜去了这一看不要紧养尊处优几十年令夫对楚做菜水准惊叹了一下里时亲近了几分

    她倒不得会真跟一个男过一辈子最多也就这几年在一块处处该结婚时还要结婚如果结婚前这几年伴个分守己还会做饭还懂得照顾那么男女其实都不重要最多等结婚时多给几个钱打发掉就得了

    所以令夫从厨房出来时候脸上也带了些祥暖意微笑着招呼楚:来来快坐快坐马上就开饭了

    楚点点头沉默不语

    又指指大哥夫妇俩对楚笑:这我们家老大强这我嫂子我大哥平时不好出门你大概没见过不过就喜欢跟打牌你们八成有共同话题

    强妻子小若从楚进门起就一直偷偷打量这个传说中跟男混在一起楚对于同性恋这种事她常不能理解脸上肯定会带出一些不以为然神色不过她到底高官家庭出身毕竟见过世面就算里再么着表面上也不会太给家难堪介绍她时她稍微起了起身盈盈微笑着招呼楚:你好!

    谁知楚却没有回答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从说这我们家老大强开始目光就钉在强身上有刹那间甚至整个都无法动作全身肌肉都绷紧得发痛甚至无法抬起手因为血流速度过快而产生轻微麻痹感从指间弥漫上来一点一滴蚕食

    无法呼吸也说不出话血流一阵阵冲击着大脑让太阳穴直跳

    那样多血色那样触目惊视线被大片大片染红甚至看不清其东西

    楚?楚!你么了?

    楚一个激灵扶了一下额头低声:刚才有点晕抱歉

    有点担皱着眉问:昨晚没睡好?

    楚摇摇头伸出手去跟强握了一下微笑着低声:不好意思我愣了一下强先生幸会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