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韩越受伤卧床开始起,裴志就经常来楚慈家做客。每次他一来,楚慈就进书房去看书或者打游戏,留他跟韩越在外间说话。

    裴志上门的时候有时会带礼物,一束新鲜的香水百合,一个时令果篮,或者买些不常见到的点心小菜之类。裴志毕竟是个精于世故的商人,作风跟他们那圈部队里的朋友都不大一样。韩越一开始笑话他上门还带东西,看着就特别生分的样子,后来慢慢也就懒得管了。

    那天裴志上门的时候带来一个重要的消息:“龙纪威跟老于掐起来了。”

    韩越正坐在外间点烟。楚慈在的时候他怕呛着楚慈,所以一直忍着烟瘾,现在好不容易能舒舒服服的抽一根上好的云烟了,他心情格外畅快:“哦?他们终于掐起来了?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老于说了什么:你不服从上级命令,无组织无纪律,无视大局,无视集体,极端散漫的个人自由主义……”

    “错了,”裴志接过一根烟,说:“老于这次一个字都没说。”

    “——啊?”

    “因为他被气疯了,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裴志压低声音道:“小日本鬼子带着最新研究成果来北京跟咱们‘交流学习’,结果龙纪威一看日本人,那叫一个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啊……老龙当时就暴走了,把人家几千万资金千辛万苦养出来的东西给活活咬死了……”

    韩越噗的一声,勉强没笑喷出来:“然后呢?”

    “然后龙纪威就被隔离审查了。不过这帮人能审查出个屁啊,姓龙的极度仇日他们又不是才知道。”裴志啪的一声点着了烟,深深吐出一口烟圈,“虽然我很看不惯姓龙的那小子,但我不得不承认他有时也挺有意思的。”

    “他恨日本人比恨我们要多多了。怎么,我家老爷子怎么说?”

    “九处的人已经不敢再对几个世家门阀做什么了。韩司令已经准备从台江动身来北京,但是在浙江还有一些人情要了结,回北京得等半个月之后。我出来前我爸还说,韩司令说不定要给你打电话呢。”

    韩越点点头,“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听我爸的意思,韩司令这次特别感谢楚工。等你出山以后真得好好谢谢人家,要不是楚工,这次你十有*得死在山谷里。”

    韩越笑起来:“确实……我后来想,如果那时一个人孤零零死去的话,老子一定会变成永世不得超脱的厉鬼吧。当时我还硬撑着叫他赶紧走,后来想想,操,他要是真走了我可就崩溃了……所以这种事千万不能有下次,一次他娘的就够了,这辈子我都不想尝试第二遍了。”

    “那你以后就要学着对人家好点。”裴志也笑起来,低下头去弹烟灰,“万一让他跑了,说不定会有其他人爱上他呢。”

    因为刚好是饭点,裴志就留在他们家吃了顿饺子。楚慈显然懒得自己动手包饺子,那是从超市买来的速冻小水饺,回来一下就行。

    楚慈在家里的时候吃很多零食,饺子只吃几个就搁筷子了。裴志倒是呼噜呼噜吃了四十来个,吃完一抹嘴说:“我去洗碗。”

    这套公寓的厨房和餐厅是隔开的,中间一堵墙,还要绕个门。裴志走进厨房的时候,楚慈正往水里加洗洁精,看到他端着碗进来,一声不吭的甩下胶皮手套往外走。

    谁知道擦肩而过的时候裴志突然错开一步,半边身体挡住了他的脚步。

    楚慈顿了顿,眼睛越过裴志的肩头望向门外。

    他那样子就是沉默的拒绝,只要不是白痴都能看懂。裴志眉头皱了一下,轻声问:“你躲我干什么?”

    楚慈垂下眼睫,默不作声。

    两个人在狭小的厨房里对峙了很久,不管裴志怎样紧盯着他,楚慈都一个字也没说,甚至连一个表情都没有。

    空气的温度仿佛在一节节上升,渐渐逼近爆炸的临界点。客厅里传来电视和碗筷的声音,不一会儿手机铃响起来,那是韩越的电话。

    裴志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最终让开一步。

    “……不要提防我,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

    楚慈沉默着不置可否,抬脚走出了厨房。

    裴志忍不住转头目送他离开,只见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把碗放在那里,我来洗。”

    那天裴志离开的时候韩越在打电话,是韩老司令从台江打过来的。

    韩老司令在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韩越在山谷里经历了怎样的凶险,后来别人说给他听的时候,这个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戎马一生的老军人骇得双手颤抖,几乎无法说话。保健医生慌忙给他喂了一颗保心丹才让他镇定下来,然后慢慢告诉他韩越已经获救了,是他身边一个姓楚的工程师把他扶出山谷的。

    “我没事,”韩越一边打电话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打火机,“一直在楚慈家住着,就我跟他,没外人。龙纪威根本不敢过来,这里是居民区,老龙一暴走这整整一个小区的上千居民都要完蛋。他再心狠手辣也不敢对着这么多普通民众下手。……什么,我的腿?哦现在还不能随便走路,任家远说还得躺一个星期。……告诉你了没别人,是楚慈照顾我。”

    韩老司令在电话那边不知道嘱咐了些什么,韩越笑起来,说:“我知道,我会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异乎寻常的温和,脸部硬挺的线条都柔和下来了,看上去完全没有一贯的凶悍,反而有些由衷的喜悦和温柔从眼底流露出来。

    看上去简直不像是那个正常的,暴躁的,悍匪般的韩二了。

    楚慈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杯鲜榨的苹果汁在喝。韩越刚好挂了电话,看到他出来就张开手,笑道:“给我抱抱。”

    楚慈面无表情的把喝空了的杯子往他手里一塞,转身就走。

    韩越是何等眼疾手快的人,就算腿受伤了,手还是很敏捷的,刹那间闪电般的一捞,就把楚慈结结实实掠到了怀里,紧贴着脖颈去亲他的耳朵。低声笑道:“我家老头子说,等回北京后请你上我家吃饭。”

    楚慈偏过头,淡淡的说:“我已经去过了。”

    “这次是好事,老头子肯定要感谢你。没关系的你就去吧,我爸一辈子都很少感谢人,他肯定会给你好东西的。”

    楚慈眉心皱了一下,却没有多说什么。

    韩越这一亲就有点忍不住了,自从受伤以来他就没近过楚慈的身,有时候当着楚慈的面上厕所或者是洗澡,那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煎熬!能闻见楚慈身上的味道,能摸到他的皮肤,能看到他在一伸手就能抱进怀里的地方晃悠,却只能把满腔欲火自己忍着!韩越宁愿开车翻悬崖一千次,也不想再忍受这种欲火焚身的痛苦了。

    “宝贝儿,你他娘的就不能让我伺候伺候你吗……整天跟防贼似的,操了,就让我亲一口……”

    楚慈猛的把韩越一推,手肘结结实实打到了他的脸,打得韩越倒抽一口凉气:“哎哟!”

    这一下真是打结实了,韩越捂着腮帮半天没缓过气来。楚慈惊了一下,站在边上一声不吭,看他身体紧绷的样子,仿佛在紧张的防备韩越突然冲过来打人。

    谁知道韩越只把脸捂了一会儿,苦笑起来:“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会打你的。哎哟喂还真是疼……不过没关系宝贝儿,只要你高兴就好,随便你多打几下都没问题!只要你觉得解气就成!”

    楚慈微微挑起眉毛,看了韩越一会儿,一言不发的转身回卧室去了。

    韩越听见咔哒一声门响,突然噗嗤一声笑起来:“切,随你打又不打,明明就是个豆腐做的心,还跟老子装……嘶!好疼!”这一笑牵动了嘴角,疼得韩越伸手一捂,“操,别是破相了吧!”

    楚慈回到卧室里,手机正放在床头一闪一闪的响。

    那是一条短信,号码显示的是韩强,内容非常简单:“房子的事如何了?”

    楚慈将手机摩挲了半晌,才慢慢的输入回复:“已选定几套样房……”

    他的动作停下来,在床边上坐了很久很久。阳光越过玻璃窗洒在床铺上,他的侧脸湮没在阴影里,只看见眼神寒光流转,冰凉如水。

    他最终抬起手指,在键盘上一下一下的输入三个字——“望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