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慈没有见过龙纪威。当时在盘山公路上遇袭的时候,龙纪威一直坐在遮挡严实的汽车里,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

    但是他对这个名字却是很敏感的。不管是从韩越口中了解到的这个人的过去,还是从韩越那群朋友谈论中透露出的只字片语,都充分表明了“龙纪威“这个名字所具备的威慑和能量。

    楚慈是个不多说话,但是很善于观察和积累的人。有一段时间他对龙纪威这个人所投入的关注,甚至比当年关注韩家还要多。

    但是龙纪威所接触的世界毕竟离他们这样普通的民众都太远,楚慈也不敢贸然将他纳入自己的计划之内,因此到最后就渐渐放弃关注了。

    “……请问您有何贵干?”

    楚慈仰头坐进靠背椅里,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那是个心理防御的下意识表现。

    龙纪威问:“你看起来很忌惮我?……的确,我好像曾经差点杀了你。盘山公路对吧,如果不是韩越那样舍生忘死的保护你,我差点就把你的存在给忽略了。毕竟谁能想到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楚慈皱了一下眉,默不作声的盯着他。

    龙纪威的脸相确实极其年轻,甚至他的性格,他说话的方式,他的举手投足,都完全看不出已经有了好几十岁年纪。如果他就那样走在大街上的话,也许会被误认为时尚而精悍的十九、二十岁年轻人也说不定。

    楚慈一开始也有点疑惑,下意识的想从龙纪威五官细微处找出他年纪很大的痕迹,然而很快失败了。时光仿佛在这个人身上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倒溯,导致他看起来仍然停留在遥远的少年时代。

    龙纪威仿佛完全不在乎自己被人打量,他从风衣胸前的内口袋里抽出一本护照,啪的一声扔在桌子上:“这是裴志委托我转交给你的。”

    楚慈打开护照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照片和名字,往后边一翻,竟然还贴了去某国的签证。

    他缓缓放下护照,望向龙纪威,心里一时闪过了很多念头,最终才一字一顿的开口问:“裴志怎么样了?”

    “被控制了。”

    “被韩家?”

    “被我。”龙纪威漫不经心的说,“韩强被杀的当天下午他闯进韩强的情妇家,准备带走这个女人。我随后赶到,控制了他们俩。汉人有句话,这就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楚慈紧紧盯着他:“为什么?”

    “你竟然问我为什么。”龙纪威仿佛觉得十分好笑一般,“韩强临死前几天,委托了一个朋友帮他给情妇看房子。他被杀那天早上,跟情妇说他约了朋友在外边见面,中午可能不回来了。前前后后一联系,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去查到底是哪个神秘的朋友在帮韩强看房子?他那个情妇一时没想到这一点,但是裴志想到了,我也想到了。”

    楚慈瞳孔微微的紧缩,虽然姿势没变,但是抓着那本护照的手指已经用力到有点可怕了。

    “裴志是真的想保护你啊……他给了我这本护照,求我转交给你,甚至已经帮你订好了这个月底去国外的机票。”

    楚慈冲口问:“你对裴志做了什么?”

    “你知道裴志为什么要带走韩强的情妇吗?因为他怕哪个女人多嘴说出什么,把你给漏出来。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为什么我要控制他们两个,因为我不仅不放心那个女人,也不放心裴志。在你这件事情上,我想更加谨慎一点。”

    大概是少数民族的关系,龙纪威说话时口音稍微有些不同,语速缓慢而有条不紊。他声音又很好听,说话时淡淡的,非常清晰。

    这样的话就给人一种感觉,只要第一次听他开口说话,就能认定他是个意志鲜明而坚定、手段凌厉而果断、一旦发出命令就不可更改的人。

    楚慈静默半晌,说:“我想确认裴志的安全。”

    “我还以为你对他没什么心思呢。”龙纪威十分悠闲的给自己倒了杯茶。

    “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牵连到无关的人。”

    “那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赶上月底这张机票离开北京。事实上我很奇怪你竟然到现在都没有走,”龙纪威喝了口茶,目光波澜不惊的看着楚慈:“难道你还坐在这里,等着韩越上门来抓把他哥哥分尸分了九十多块的仇人吗?”

    楚慈的脸色刹那间微微变了:“……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不是我给韩越发了那个短信,你现在已经被枪毙了。”龙纪威站起身,拍了拍风衣袖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干这种事情你还很生嫩呢。”

    楚慈抬起头,看着正准备转身离开的龙纪威,终于问出了一直以来都难以解释的问题:“为什么你要帮我?”

    龙纪威突然沉默了一下。

    楚慈看着他的脸色,一时竟然觉得他心情很复杂。

    “……我家乡在贵州很偏远的山村,条件很差,你父母年轻的时候曾经去那里,嗯,支教。当然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们苗人向来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一点小恩怨都能记一辈子的。可惜现在他们都去世了。”

    楚慈对他父母的事情都知之甚少,不由得听呆了:“但是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龙纪威摆摆手说:“那个时候他们还没结婚呢,……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联系慢慢断了。以前的事情说来太长,我得走了。以后有机会给你父母上坟的话,别忘记告诉他们,欠他们的恩情我还完了。”

    他转过身,大步往楼下走去,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趁早离开北京吧,我们没有必要说再见了!”

    楚慈一愣,只见他很快大步走下楼梯,风衣下摆随风飘了起来,随即消失在了楼梯转角里。

    关于韩强被杀案的调查,在经过长久的僵局之后,突然某天出现了一个充满希望的转机。

    还是通过韩越那天提出的思路,顺着手机号查到SIM卡的运营商,然后一层层查那批卡被卖给了谁。不巧的是那张卡没有被卖到手机专卖店、报亭等有据可查的地方,而是被卖给了自行销售手机卡、电话卡的小商小贩。这些人摆摊的流动性非常大,基本上就像大海捞针一样难。

    高良庆盯着人查了这么长时间,终于从茫茫人海中筛选出了几个可疑的销售点,后来又经过一系列调查,才最终圈定了某个小邮政局门口,一群坐在小马扎上卖便宜电话卡的小贩。

    很多邮局门口都有这样的妇女或者是老人,没什么生活来源,就用个大本子夹着很多便宜电话卡,整天坐在那里卖。高良庆一看头都大了,这种流动性很大的公共场合怎么才能查出某个特定的买卡人呢?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

    所幸这时候韩越动用了自己的关系,调出了邮局门口某个隐藏摄像头的记录。一些大城市的街头巷尾、重要马路、公共设施会被放置监视镜头,尤其是北京这样重要的首都城市。邮政局门口这个监视镜头其实已经有点老旧了,为了完整的调出记录,还颇费了韩越一番功夫。

    这个时候已经没办法了,只能顺着记录一个个排查。经过大批警员很长时间通宵达旦的筛选和走访,最终又从几千个买过手机卡的行人中圈定了两百个近期买手机卡、比较有作案可能的人选名单。

    为了这两百个可疑人选,底下的人又剪辑了一百多段录像片段出来,拿去给高良庆和韩越他们看。

    就算嫌疑人选已经大大缩小范围,从这一百多个人当中找出凶手的可能性也非常小。韩越抱着聊胜于无的心态挑出十几个片段看了,看到某个瞬间的时候他突然一顿,慌忙叫高良庆:“倒回去倒回去!”

    高良庆莫名其妙,赶紧倒回去问:“怎么了?”

    只见屏幕上的画面非常不清晰,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子匆匆走过邮政局门口,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转向那几个小贩。他低头跟其中一个卖电话卡的老人说了几句什么,大概是在询问价钱,然后很快从钱包里抽出钱,接过卡。

    这么短短一分多钟的画面,韩越却连鼻尖上都冒出汗来了,又叫高良庆:“再倒回去给我看一次!”

    高良庆赶紧又倒回去,这次韩越看得更加仔细,先后把画面大小调整了好几下。高良庆忍不住问:“怎么,你认识这人?”

    韩越低声道:“是楚慈。”

    “……啊?你那个老相好?”

    韩越沉默了一下,说:“现在分了。”

    “分了好分了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嘛。怎么,你觉得这人可疑?不对啊我记得他挺文弱一个工程师呀?”

    “……我就是奇怪他好好去买手机卡干什么,没听说他换号啊。”

    高良庆问:“要不去查查?不过既然是你的人,你一定摸清了他老底。”

    韩越心说那可不见得,老子不是那种没事查人家祖宗十八代的人,又不是很闲……他沉吟了一会儿之后,也摇摇头说:“不必查他,说不定是给同事带的呢。他单位离邮政局不远,这样子一看就是跟同事中午出来吃饭。”

    高良庆点点头,也就不再问了。

    韩越在公安局呆到晚上才走。他本来最近要调职去一项保密军工项目,但是因为家里出了这种事情,一下子计划就被耽搁了。目前他除了日常在军委的琐碎事务之外,基本上就围着韩强的事情打转。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司令夫人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几次都把话说得很难听,话里话外就是在质问韩越是不是整天惦记着分手了的老相好,对哥哥的事情不够上心,导致现在都抓不到凶手。

    韩越走出公安局,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突然感到一阵迷茫。天色已经晚了,他却不知道该回哪里睡觉。他的家里那个应该等他的人已经走了,酒店豪华而冰凉,回不回去都一样。家里的司令夫人看到他一定要唠叨,一唠叨大家都不安生,整个韩府一片愁云惨雾。

    韩越在马路边上蹲了一会儿,把手机拿在手里慢慢摩挲着,一边抽烟一边出神的想着什么。

    他想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都完全暗下来了,才犹疑着滑开了手机盖,按下一个号码。

    “喂,老钱是吗,我韩越啊……嗯最近不是忙着在嘛,有空一定找你喝酒。这样,你们处里有没有可靠的嘴巴牢实的小伙子?调来帮我查个人……没什么,就查个老相好,叫楚慈,仁慈的慈,贵州人。我就想知道他以前在老家的事情,亲戚朋友啊家庭关系啊什么的,你说枕边人嘛肯定得摸个老底对不对……哈哈,当然瞒着我家里了,也别把这事跟外人说啊,说出去多寒碜啊是不是!……行,事情办成了我一定好好谢你!……”

    韩越挂断电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看着夜晚马路上流光溢彩的霓虹灯,香车宝马大街,人流涌动的天桥……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某天晚上,他强拉着楚慈去跟朋友一起喝酒,后来又吃醋吃得怒火中烧,半途中把楚慈提溜着开车回家。那个时候楚慈也是这样透过车窗,望着夜晚都市街道上的热闹和繁华,眼神孤寂而冰冷,仿佛被冰冻了所有生气的荒原。

    ……我现在的表情是不是跟他当时很相似呢?

    韩越这么想着,苦笑了一下,把烟头狠狠摁熄在马路牙子上,站起身来大步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