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瑜给裴志打电话,气急败坏的问:“你知道韩二大爷最近抽了什么风吗,中央纪委把我叔我婶给拘留了!动静闹得特别大!他成心想暴露我是不是,太不讲义气了!”

    裴志说:“这你可误会韩越了,中央纪委的老梁平时看到他都绕着道走。你知道他最近把龙纪威给弄醒了吗?”

    侯瑜一惊:“难道说……”

    “你要是有种,现在就打电话给龙纪威问他最近抽了什么风,搞出来这么大动静。你要是没种,现在就乖乖把电话挂了哪边凉快哪边去,别打扰我。”

    “你在干什么呢?”

    “享受生活。”裴志把电话一挂,手机随手塞口袋里。老龙眼巴巴望着他手里的果篮,一个劲的探头去够,每次即将够到的时候裴志就及时把手一抬,搞得老龙想吃又吃不到,急得嗷嗷叫。

    裴志正玩得有趣,突然他面前的房门开了,龙纪威脸色微微发白的走出来:“你们干什么呢?”

    老龙趁机猛的一窜,十分灵活的从裴志手上的果篮里叼走一个苹果,飞快的游到了龙纪威身后,紧接着就传来它耀武扬威啃苹果的声音,喀嚓喀嚓的,极度嚣张。

    龙纪威疲惫的揉着眉心,说:“晚饭没得吃了。”

    老龙的动作立刻一僵,半晌后灰溜溜的游出来,嘴里叼着半个吃剩的苹果,默默放回裴志手上的果篮里。

    裴志嘴角抽搐了一下:“不不不,不用了,我还是送你好了……”

    “你最好别这样做,它的记性可好了。你今天这个时候喂它一个苹果,以后它每天这个时间都会找你要一个苹果,天天如此,你躲到什么地方都没用。它总要找到你,然后想尽办法逼你拿出苹果来。”龙纪威顿了顿,紧接着阴森森的笑了:“想当年它趁我不注意,偶然吃了一个人,然后……”

    裴志猛然感到脊椎上窜起一股凉气。

    “——你有半个小时探视时间。”龙纪威突然正儿八经的看了看手表,说:“不要刺激病人情绪,不要问保密问题。九处的病房装备全天候监视录像,一举一动都放规矩点。”

    裴志突然感觉那股凉气变成了冷汗,顺着脊背汩汩而下。

    龙纪威挥挥手,悠闲自在的大步走远了。老龙亦步亦趋的紧跟在龙纪威身后,几次想窜到他身上去,都因为自己碗口粗的身体太过沉重而不得不作罢。

    这里是九处研究所里的唯一一个病房,如果时间倒退到一个月以前的话,躺在那里沉睡不醒的人应该是龙纪威。

    而现在,在里边接受治疗的是楚慈。

    裴志对于楚慈为什么会被龙纪威带到九处去这一点,其实并不十分清楚。韩越肯定不会跟他说这么多,他只语焉不详的告诉裴志说楚慈的病有救了,龙纪威突然大发善心,想出了一个能把癌细胞的扩散还原回去的办法。

    裴志当时追问是什么办法,韩越迟疑了很久,才说:“原理应该跟伽马刀十分类似……但是光靠射线没用,这两天还要开一次刀。”

    虽然韩越没说得很清楚,但是裴志能感觉到,这次开刀的结果将最终影响到楚慈能不能活下去,这个最关键的事实。

    他推开病房的门,楚慈正疲惫的坐在病床上,一只手重重揉按着太阳穴。他看上去真是极度的苍白憔悴,但是情况并不太坏,要知道癌症晚期到了他那个地步,基本上连坐起来都不能了,普通人根本就是躺在床上等死的事情。

    “你怎么就改不掉上门带东西的毛病呢。”裴志把果篮放到床头上的时候,楚慈随手在里边翻了翻,不禁叹了口气:“真可惜,都是我喜欢吃的,可惜现在吃不了了。”

    “等你好了吃啊。”

    楚慈笑起来,仿佛觉得很有趣一般:“哈哈,那行,承你吉言喽。”

    他刚刚接受过治疗,可想而知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额角还残留着冷汗的痕迹,脸色苍白得就像纸一样。但是他笑起来的模样却非常明朗,仿佛对未知的命运非常的坦然,没有一点迷惘和畏惧。

    裴志其实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他所见过的楚慈,一直是比较隐忍而内敛的,心里满满的全是事情,表面上却分毫不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相当厉害的一个人。

    “……你要的东西我带过来了,按你吩咐的那样没跟任何人说。”裴志从包里抽出两本薄薄的文件,不知道为什么动作迟疑了一下:“——不过我还是希望你稍微考虑一下,现在要改还来得及。”

    “为什么要改?我觉得挺好的。”楚慈接过文件随手翻了一下,紧接着丢到一边,微笑着道:“那广告词儿不是挺煽情的吗:希望我死以后,我的眼睛仍然能注视这个美丽的世界……毕竟火里一烧什么都没了,感觉挺浪费的。”

    “……韩越知道这件事吗?”

    “为什么要给他知道啊,又不是他的遗体。”

    “但是……”

    “他肯定会反对的,他就是这么个人。”楚慈随意的挥挥手,说:“再说我也手术也不一定失败呢,那天照CT,肿瘤边缘形状非常清晰,医生说这是癌细胞未扩散之前的样子,手术成功的几率很大哦。”

    裴志勉强笑了一下,看见那本文件搁在楚慈手边上,封面一排黑字十分刺眼。

    那是一份自愿捐献遗体器官的公证书。

    那天楚慈找他帮忙办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劝他打消这个念头。遗体器官捐赠虽然已经宣传了很多年,但是绝大多数人的观念都是要留全尸,要入土为安。这就像当年推行火葬一样,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好的,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情愿那样做。

    “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龙纪威也支持我这么做。虽然我要切除一部分胃,可能身体其他几个脏器也不怎么健康,但是我眼角膜是好的吧,心脏也是好的吧?想当年我高考从城镇考到北京,又在国家事业单位工作过,国家培养了这么多年,而我却从没对社会做出过什么回报。现在想想感觉挺过意不去的。要是能稍微捐献几个器官的话,感觉至少能对社会做出点贡献,挺好的。”

    楚慈这人是这样的,只要他一旦打定主意,就没有什么东西能改变他的意志。最终裴志还是给他弄来了器官捐赠的表格和公证书,红十字会的人听说他即将接受胃癌切除手术,还都挺感动的,都祝他手术成功早日康复,搞得裴志哭笑不得。

    “话说回来,签了这东西以后感觉坦然多了,前两天我真有点害怕手术失败,不管以前心理准备做得多么充足,一旦真面临死亡的时候又感觉有点退缩。可能我本身就是个意志软弱的人吧。”

    楚慈承认这一点的时候竟然态度十分大方,坦荡得要命。裴志忍不住摇头笑道:“你要是软弱就真没人坚强了。”

    “不,我本来很胆怯的。不过这两天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象万一我手术失败了,离开这个世界了,那么谁会拿到我的眼角膜,谁会拿到我的心脏,会有一个怎样的人,来替我看这个世界。可能是个生下来就没见过光明的小孩,可能是刚刚展开人生旅途的花季少年,可能是因为事故致使失明,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的壮年人。会有多少人因为我的离去而重获新生呢?一想起这个我就感觉很坦然,仿佛对明天的手术也不那么惧怕了。”楚慈顿了顿,笑起来说:“我现在心态真是好得不得了,不管即将到来的结果如何我都能承受,你不用替我担心。”

    他偏过头来望着裴志,阳光越过病房的玻璃窗,洒在雪白的病床和他苍白的脸上,恍惚有些温暖的色泽。

    如果手术结果不好的话,那么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后一次彼此注视。

    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凝视都是那样短暂和慌乱,一如记忆中的吉光片羽,被湮没在灯红酒绿与世事沉浮中,往往除了自己以外便没有第二个人发觉。

    裴志突然仰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感觉到一阵湿意从眼眶中缓缓倒流而下。过了很久他才咳了一声,勉强恢复比较稳定的声音,沙哑着嗓子笑道:“我真是……我怎么突然有点难受……抱歉,你明天就要动手术了,我应该说点鼓励的话的……”

    他想抬手揉揉眼睛,突然只觉得手指被轻轻的拉住了。

    楚慈的手非常凉,因为重病削瘦的关系,手腕骨头都突出了起来,看上去十分虚弱。但是他握着裴志的时候仍然十分用力,仿佛有种非常沉稳和安定的力量。

    “裴志,你是我来北京以后见过的最好的人。如果以后有谁跟你在一起的话,一定会非常幸福的。”楚慈顿了顿,又笑起来说:“如果我明天手术失败了,那这辈子最后的心愿就是你能长命百岁、子孙满堂,我觉得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

    裴志低下头去看着楚慈,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看不清楚,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不论怎么努力都看不清楚慈的脸。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听见自己的声音,哽咽着说了声:“嗯。”

    楚慈的胃部CT其实还算乐观,肿瘤被还原到了非常清晰规整的形状,这就意味着癌细胞的扩散已经被完全控制住,可以用手术的方式物理切除病灶了。

    他开刀的地方是一家普通医院,韩越本来想通过关系找比较权威的医生,但是被龙纪威阻止了。这人大概活得太久,所以看的也比较开,告诉韩越说现在情况已经足够好了,已经接近于良性肿瘤了,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转院找名医。如果普通医院开不了这个肿瘤的话,那就说明楚慈命数已尽,实在是命里注定没办法的事情。

    楚慈自己也不在乎。他开刀那天韩越一大清早就赶到医院去,看见他穿着白色T-恤,一条灰色的宽松长裤,悠闲的光脚坐在床头上浇花。

    要说心理素质,这位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异于常人。韩越本来紧张得七上八下,结果看到他那么悠然自得的模样,反而一下子啼笑皆非起来。

    “哟,你来这么早!”楚慈头也不抬的随口道,又招手叫韩越过来:“你看这花剪得怎么样?”

    韩越走到他身边,看着那盆瘦骨嶙峋的月季花,沉吟了一会儿说:“唔……给我一种非洲难民的感觉。”

    “切,你懂什么!这叫风格,风格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楚慈瞥了韩越一眼,摇头叹道:“没有艺术感的家伙。”

    “艺术感什么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花大概是活不过下个月了。”韩越把花盆从楚慈的魔爪下抱出来,放到窗台靠阳的位置,抚摸着花苞叹息道:“可怜啊,每次我看到有饭不吃拼命减肥的青春期少女都感到十分悲哀,就和我现在的感觉一样……”

    楚慈把喷壶一放,说:“活不过下个月我跟你姓。”

    “哟,你不是早就该跟我姓了吗?”

    韩越的调笑没有产生任何效果,楚慈只淡定的瞥了他一眼,就像看小孩一般懒得跟他计较。

    这时候两个医生推门进来,要给楚慈做最后的术前检查。韩越心里还是有点慌,想陪在边上看着,但是突然手机响了,竟然是司令夫人的号码。

    跟至今不大会用手机的韩老司令不同,司令夫人的手机都换了好几个了,时刻紧跟潮流。

    韩越迟疑了一下,楚慈问:“裴志吗?”

    “……不是。”

    楚慈一点没听出韩越的声音已经有点酸味了,只疑惑的问:“那你怎么不接啊?”

    “……”韩越满怀醋意的走到病房外,关上了门。

    他站在走廊上,眼看周围没什么人,才接通了电话:“喂,妈?”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医院。”

    司令夫人的声音迟疑了一下,才问:“你找了人给……动手术吗?”

    说到楚慈名字的时候她声音非常含混不清,韩越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但是能猜出来,便“嗯”了一声:“马上就进手术室了。”

    他以为司令夫人会说什么,但是她再开口的时候,生硬的转变了话题:“——那个,老侯他们家夫妇俩都进去了,你知道这回事吗?”

    “嗯,我知道。”

    紧接着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司令夫人也不说话,手机里传来信号不良的轻微的刺啦声。

    “其实这事是侯瑜自己弄的,他把材料给了我,然后我把其中有关于你的部分都拿下去了。他们搞化肥进出口的事情,从国外代理商那里赚取的差价实在太大,你那部分简直就是沧海一粟了。再说别人看在老头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你,放心吧。”

    手机那边司令夫人仍然沉默着,但是韩越能听见她几乎无声的吁了口气。

    “……其实你以后如果缺钱,或者是想要什么东西,你可以找老头子要,或者是找我要也可以。”

    韩越这话说得有点僵硬,似乎想表达某种感情,但是却又非常不成功,听起来怪怪的。

    司令夫人愣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哦”了一声。

    这时走廊拐角传来靴底踩地的声音,以及一个熟悉的吱哇乱叫声。韩越咳了一下,匆匆对手机道:“马上要进手术室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挂了。”

    “哎,等等!你……你周末回家吃饭吗?”

    “啊?——哦,再说吧。”

    龙纪威的身影出现在走廊拐角,韩越正巧挂上电话,把手机塞进裤子口袋里。

    老龙大半身体蜷缩在龙纪威后颈里,只探出一个头来,吱吱哇哇的在龙纪威耳边吵嚷着什么。它的主人看上去相当烦恼,几次抓住老龙的头往衣服里塞,都被老龙扭来扭去的挣脱了。

    韩越忍不住问:“它怎么啦?”

    “到岁数了。”

    “啊哈?!……那会怎么样,寿终正寝?”

    龙纪威白了韩越一眼:“不,会大变活人。”

    他再次一把抓住老龙狠狠塞进衣服里。可惜老龙实在是太过荡漾,没几秒钟就又一次鬼鬼祟祟的伸出头。看上去它很想在走廊上引吭高歌,可惜除了龙纪威之外,没人知道它唱的是什么。

    这一人一宠在走廊上扭打了好一会儿,病房里楚慈的术前检查都已经做完了。之前他坚持要自己走着进手术室,所以最后一步处理就留到手术室里再做。走出病房的时候他看见龙纪威,微笑着点头打了招呼;又看见老龙,伸手拍了拍它的头;最后他望向韩越,张了张口,韩越以为他想对自己说什么,正有点激动的时候,就只听他道:“那电话……真的不是裴志?”

    ……去手术室的一路上韩越脸色都是黑的。

    这一天其实天气很好,早晨的阳光仿佛千万条淡金色的线,让人全身都暖洋洋的。手术室外走廊上的窗户半开着,和煦的风缓缓吹拂,夹杂着这座北方城市清晨特有的味道,以及远处马路上隐约的汽车和人声。

    楚慈头也不回的走向手术室,韩越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叫了一声:“喂,等等!”

    “嗯?”楚慈莫名的回过头。

    “你……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想说的?”楚慈疑惑的站住脚步:“没有啊。”

    韩越自暴自弃了:“他娘的,那老子有!”他大步走上前去,张开双臂拥抱了楚慈一下,把头用力的抵在他颈窝里,半晌才低声道:“我就在手术室外边等你,你要……你要好好的出来。”

    楚慈还是习惯于跟人保持距离,韩越这么亲密的动作实在是让他僵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嗯,行。”

    “等出来以后你还不能吃东西,稍微忍一忍,病好以后我每天换着花样给你做饭。但是你可别身体养好又跑了,你看我这么好一家庭保姆,你忍心抛弃我吗?你肯定不忍心吧。”韩越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楚慈:“——所以你会好好出来的,对吗?”

    楚慈望着韩越的眼睛,缓缓的点头,说:“嗯。”

    “我以前做过很多犯浑的事,情绪冲动的时候就完全不计后果,后来为了弥补这些错误,我简直把这条命都给去掉了。”韩越仿佛有些感慨,紧接着笑了一下,摇摇头道:“如果以后咱们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了。你要是不想呆在北京,咱们可以去国外乡下,搞个农场,养几只狗,种几畦丝瓜。你要是想回贵州看看,那咱们也可以趁春暖花开的时候回去,到处走走逛逛。”

    楚慈忍不住问:“你不用回部队吗?”

    韩越看着他,笑而不语。

    楚慈不知道他打着什么念头,只能猜他大概无法在级别上更进一步了,也许索性转业也说不定。韩越从事的本来就是非常机密的军工项目,可能有好几年都必须呆在某个秘密基地里,也可能有好几年闲着没事情干。现在想来很多事情楚慈都不知道,也从没有关心过。

    “那个……那我进去了。”医生还在手术室里等着,龙纪威也还在站在一边,正奋力捂住老龙引吭高歌的嘴巴。有外人在的时候楚慈比较别扭,匆匆对韩越挥了挥手,大步往手术室走去。

    韩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仿佛一眨眼就再也没得看了。

    在走进手术室大门的时候,突然楚慈脚步一停,回过头来望着韩越:“其实那天在医院里,我对你说过的一句话是骗你的!”

    韩越愣了一下。

    楚慈并没有多做解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什么东西带在左手无名指上,紧接着把手向韩越挥了挥:“要是我活着出来了,就告诉你实话!”

    那个东西在窗外的阳光中闪动着晶亮的微光,那是一只让韩越十分熟悉的,他曾经放在手里摩挲过很多次的白金螺丝男士对戒。

    楚慈笑了一下,带着那只戒指,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玻璃门缓缓关上了。

    韩越把手伸到口袋里,紧紧握着那只一模一样的对戒,用力到掌心都微微发痛。

    “那句假话到底是什么啊?”龙纪威一边奋力把老龙塞回口袋里,一边好奇的问。

    韩越对他笑着摇了摇头,信步走到窗前。这一刻窗外的阳光正好,树梢上绿意盎然;蝉鸣声悠悠的飘扬起来,微风穿过长长的走廊,带来初夏特有的暖烘烘的清香。

    这一刻的世界仿佛在刹那间戛然而止,然后永远凝固在了奔流的时光中。不论世事如何沉浮,不论未来如何变化,这一幕的所有细节都会永远鲜活如初,永不变色。

    韩越抬头望向天空,朝阳是那样蓬勃和耀眼,刺得他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真是生命蓬勃的季节啊,”他喃喃着道,随即笑了起来。

    “夏天真的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