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白妖幼崽破壳后三年之内只能吃火焰,在此期间雪白毛球只能叽叽啾啾,粉红毛球能勉强说两句话。三年后开始吃流食,幸福的幼崽期长达十五年,之后化形,脱去绒毛,熔铸弓箭,成为一只长着丰厚双翼的人形皇白妖。

    其实神使和维序者都干过偷皇白妖幼崽的事,不同的是维序者只偷即将成年的大幼崽,还好吃好喝的喂着等它掉毛;神使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偷了刚破壳的小粉红毛球。

    维序者好歹有悯之祭的情分在,神使只有一群眼高于顶的装逼犯。

    于是加百利怒了。

    整个天空王者杀手团都怒了。

    “神使——!”艾达的怒吼响彻天际:“卑鄙无耻的神使——!我妖族从此与你誓不两立!”

    无数银色火焰腾空而起,大白天都耀得人睁不开眼睛!神使大军被火焰的包围圈紧紧锁住,刹那间气氛凝滞,所有人都开始紧张了。

    “——且慢!”圣奇亚一手拿黄金神枪,沉声道:“请听我说,这完全是一场误会……”

    皇白妖一静,只听人群里传来幼崽抽抽噎噎的告状:

    “不给我吃饭饭,还、还不陪我玩!要清……清蒸我!要吃我的肉!好可怕呜呜呜哇哇——!”

    一阵寒风卷过,神使集体默然。

    加百利把毛团揉在怀里顺毛,居高临下冷冷盯着圣奇亚:“大神使长还有什么话说?”

    圣奇亚一股冤屈瞬间从心底升起:“是它自己跟来神域的!我只是不知道它吃什么!”

    “为什么不送它回家?”

    “这个……其实我们都很喜欢它!天山上下所有神使都对皇白妖幼崽爱护有加!”

    “为什么不送它回家?”

    “我……我们为这只幼崽准备了各种食物,而且绝对没有任何伤害它的意思!事实上刚才我们正准备送它回追风山谷!”

    “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送它回家?”

    “其……其实,因为我们其实……”圣奇亚哑口无言,总不能说因为我不想跑去追风山谷自己打脸对吧?神使高贵的脸皮岂能老打不停的?

    “神使自诩正义,却对落难的妖族束手不救,在战场众目睽睽下用偷袭伤人,可见品格卑劣到何等地步!”艾达长箭一挥,怒道:“我们不相信你!”

    圣奇亚有口难辩,只见加百利抱着幼崽,在人群簇拥中冷冷的看着他,目光戒备充满陌生。

    他艰难的张了张口,却没发出声音,半晌只能说出一句:“请听我解释……”

    话音未落,天山上空轰然一声巨响,命神殿外响起震天怒喝:“谁敢在神域撒野——?!”

    黑光冲上天际,命神衣裙翻飞,满身珠宝闪动着难以形容的华光,瞬间降临在神使大军阵前。那一刻很多人同时退后,颤声道:“命神殿下……”

    皇白妖也有瞬间的骚乱,但领头的天空王者杀手团成员坚如磐石,无一退后。几秒钟后所有妖族都镇定下来,个个面上神情紧绷。

    “这是在做什么?大神使长何在?!”安吉拉美丽的脸上带着暴怒:“妖族竟敢擅闯神域撒野,是想今日就被灭族吗!”

    圣奇亚沉声道:“只是一场误会,皇白妖遗失了一只幼崽……”

    “不管发生什么,擅闯天山就是有来无回的重罪!立刻把所有妖族关进天牢,我稍后再来亲自处置它们!”

    神使都面面相觑,皇白妖个个如临大敌。

    正当这一触即发的时刻,圣奇亚突然开口道:“殿下请恕罪,妖族不是擅自闯进神域的,是我因故开了神域结界……”

    他说这话时心里其实也忐忑不定,命神近年脾气越发古怪,很多事情根本不讲道理。刚才她不分青红皂白就贸然处置皇白妖的行为很出人意料,也许她现在正犯左性,就想杀几个人来出气。

    “是我邀请它们来寻找遗失的幼崽,眼下已经找到了,妖族正准备离开……”

    圣奇亚声音一顿,命神冷冷打断:“你这是在抗拒我的命令吗,大神使长?”

    “……不,我没有。”

    “那就照我说的去做!”

    命神断然转身,向她金碧辉煌的宫殿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温和悦耳的女声制止了她:“——何必和皇白妖计较呢,安吉拉?”

    安吉拉脚步一顿,只听那女声又轻柔的道:“大神使长,请把神域的结界打开,让可怜的妖族回家去吧。”

    安吉拉猛一回头,神色更暴戾了:“尤瑟妮!”

    法则女神一手抱着长长的百合花枝,一手轻提裙摆,白金色的长发仿佛瀑布,在风中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芬芳。

    她这样真是很美,尤其是和加百利遥相呼应——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地点也不对的话,这一幕新旧两任宅男女神站在一起的情景真是让神使们心都碎了……

    安吉拉的脸色却立刻一沉到底:“这关你什么事,尤瑟妮?!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没权上来对我的决定指手画脚!不要以为你有了和我相抗衡的名义,就——”

    尤瑟妮说:“你误会了安吉拉,我……”

    “啾!”幼崽奋力从加百利怀里挣脱:“啾啾!啾啾啾——!”

    这凄厉的抗议声立刻激怒了安吉拉,命运之神当即怒道:“大胆!”

    刹那间圣奇亚等人根本来不及阻止,就只见安吉拉双手振臂,无数狂风卷成的气流铺天盖地,瞬间袭到了加百利面前!

    ——千万风之利刃,足以像绞肉机般,瞬间将加百利撕成无数血肉淋漓的碎片。

    在那一瞬间,圣奇亚感受到的却不是一贯对妖族生命的漠然,而是难以名状的惊怖!

    “——住手!”

    圣奇亚一声暴喝脱口而出,然而电光火石间,他人还未上前,就只见加百利抽箭搭弓,银白长箭裹挟着熊熊火焰迎风直上!

    轰然一声巨响,长箭乘风破浪,将千万风刃活生生剖成了两半!

    那狂悍的火苗瞬间烧到了安吉拉面前,映出了女神难以置信的脸。下一秒,尤瑟妮飞身而上,一把将安吉拉拽出了火焰形成的巨大包围圈,银白色的火苗霎时擦着她的耳尖冲过,将远处的山岩轰然炸了个粉碎!

    “这……这是……”

    周围一片愕然,很多神使甚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安吉拉惊魂未定,喘息着望向那块轰塌的山壁,眼中透出难以掩饰的震愕和惊慌。

    尤瑟妮俯身靠近她的耳朵,轻声道:“所以我告诉你,别和皇白妖计较。”

    安吉拉猝然转头:“可是这为什么——”

    尤瑟妮定定的看着她:“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命运之神张口无言,尤瑟妮居高临下的看了她片刻,扬声道:“大神使长!请开结界,放皇白妖出去!”

    圣奇亚亲自打开结界,皇白妖们在神域广袤的天幕下,在无数神使的注目中,展开巨大雪白的双翼飞出了神域。

    加百利面色苍白憔悴,宽大的袍袖和长发在空中飞卷,被天空王者杀手团簇拥着缓缓向魔界降落。和结界门口的圣奇亚擦肩而过时,大神使长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只有小莫萨克从加百利怀里探出毛绒绒的头,冲他奶声奶气的叫:“啾啾!啾——啾啾!”

    ……是什么意思呢?

    圣奇亚这么想着的时候,就见加百利伸手把粉红毛团按了回去,呼的一声飞向了广袤的魔界大地。

    在他身后,圣奇亚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背影,直到化作天边难以看见的黑点。没有人知道那一刻大神使长的目光有多难以言描,甚至连他自己都非常恍惚,一瞬间仿佛转过了很多念头,又仿佛脑子里空茫茫的什么都没有想。

    只在那小黑点也消失的一刻,他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很荒谬的念头:

    如果粉红毛团是加百利生的,那它的父亲在哪里呢?

    这个“父亲”从未出现过,是不是因为它已经离开了,甚至是死了,而加百利现在是孤身一人抚养自己的幼崽……

    这荒唐的想法让他渐渐升起一点希望,甚至连心都微微发起热来。

    皇白妖闯神域过后不久,大神使长带着亲手从天山深处采来的灵药,下魔界去了皇白妖的聚居地。

    他站在追风山谷前,漫山遍野全是对准了他的银白长箭。皇白妖们虎视眈眈,整个山谷的空气一触即发,就在对峙快紧绷到临界点的时候,艾达终于拍打着羽翼从高处一掠而下。

    “加百利说让你进去。”它冷冷道,“小心点,神使,我们的人会看着你的。”

    这是圣奇亚平生第一次真正踏入皇白妖的家园——虽然隐蔽,但不像他想象得那么落后。悬空在高处的长廊和房屋精巧有致,进去后也非常干净明亮,加百利躺在由碧绿色枝蔓搭起的吊床上,神色憔悴而警惕的看着他:

    “你想做什么,神使?”

    圣奇亚伸手示意自己没有威胁,然后上前一步,把草药轻轻放在床头。

    “这是从天山上取的,对愈合有奇效,你可以先找人化验过再……你的伤怎么样了?”

    “我们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探病的关系,神使。”加百利冷冷道。

    皇白妖的态度如坚冰般毫无破绽,圣奇亚此生从没遇到过对他这么冷淡甚至满怀敌意的雌性——或者说,他这辈子接触的雌性其实也有限。但大神使长没有立刻灰心,而是尽量真诚的道:“对不起,关于你的幼崽的事,有些误会我很想解释清楚……”

    加百利微微眯起了深碧色的眼睛。

    圣奇亚深吸一口气,低声简要叙述了下小粉红毛团被带到神域的经过。从加百利的神态来看很难判定它相不相信,或者说这个皇白妖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怀疑的神色,同时它的神情也没有任何缓和。就这么紧绷着,不管大神使长的语气多温和甚至谦卑,它眼底所透出的都只有越来越深的警惕和戒备。

    “你不用这么……这么怕我,”最终圣奇亚有点艰难的道,“我对皇白妖没有恶意,相反,我对你的钦佩和——和敬慕……”

    加百利突然打断:“什么?”

    圣奇亚蓦然止口。

    “你对我的什么?”加百利追问。

    一阵长久的沉默,房间里只能听见风从半空掠过的声音。铁树枝在窗外拂动,发出海潮般沙沙的声响。

    “……加百利,”大神使长终于低声道,声音因为紧张而微微喘息:“其实我一直想说……如果你只有一个人抚养幼崽的话,我愿意……我可以从旁……来帮助你一起……”

    他终于说不下去了,抬眼只见加百利正疑惑的看着他,半晌之后神色慢慢转为了恍然。

    “皇白妖的幼崽是全族一起抚养的,”它说,顿了顿又问:“不过,大神使长,你这是在——你这样,是在对我表白吗?”

    圣奇亚全身的血都凝固住了,整个世界静寂无声,所有景物都化作了模糊的背景。

    那一刻他只能看到加百利神色复杂、欲言又止的脸。

    “你也许误会了什么,”一阵长久的静默后,加百利终于开口道:“大神使长,其实我……我不是雌性。”